新聞中心
云南水力發電怎么樣
2019.05.14

    云南水力發電怎么樣?水電大致有兩種開發方式,一種是大壩壅水,抬高水位,通常是壩后或河床式電站,一種是沿高比降河段修低比降的引水渠、隧洞,獲得落差發電,通常也會有攔河閘、低壩來控制流量。

云南水力發電

    由于河流來水隨季節波動,通常結合大壩壅水形成的水庫對河流徑流進行調節,獲得較好的發電效益和其他綜合效益,如防洪、供水、灌溉。如果由于淹沒損失、地形限制,不能修建大型水庫進行調節的,稱為徑流水電。徑流水電通常是由于庫區淹沒或工程技術限制,把水頭切割成多個梯級來進行建設。


    水電對河流生態帶來的影響大致有兩個方面,一個是大壩壅水、引水導致河流減水帶來的,一個是水庫調節帶來的。

    不利影響包括:

    一、大壩截斷河道,分割河流生態,通常情況下50m以上高壩將完全分割魚類等水生種群,并且將阻斷洄游性魚類的洄游路徑,影響半洄游魚類的繁殖、育肥生境。需要指出的,非發電目的的河流閘壩,如船閘、灌溉攔水閘,也會造成類似影響。壅水造成的水流變緩將影響急流魚類的生境,比如某些山溪中魚類,著名的田納西河流域管理局訴希爾一案中的蝸牛鏢魚。

    通常情況下,對可自行翻越魚類過壩設施的喜急流洄游性魚類,如鮭魚,可以建設魚道,并輔以過壩捕撈,增殖放流,如果魚類不能自行過壩(底棲性魚類如中華鱘)只能進行過壩捕撈,增殖放流。

    二、引水式電站造成的河流減水段,也會造成魚類生態的分割,并有可能造成枯水季節河道干涸,魚類死亡,但可以通過下泄基本流量的方式來減少影響。

    三、大壩泄洪情況下,水流裹挾大量空氣,水中含氮量或溶氧量過度飽和,可造成魚類短時間內因氣泡病大量死亡。

    四、大型水庫的調節作用,影響河流徑流變化,造成洪水過程減小,枯水季節流量增加,河流水溫變化滯后于天然徑流,影響洄游魚類產卵、漂流性魚卵發育等。如三峽對下游四大家魚天然產卵量的不利影響,通常以模擬洪水的調度過程和增殖放流進行補償。

    五、水庫的人工湖泊環境,有利于浮游餌料的繁殖,有利于部分魚類的繁殖,有利于庫區開展養殖業。但在河流污染的情況下可能造成水體富營養化。

    六、水庫造成的河流泥沙沉降,減少帶入河口的營養鹽和泥沙,影響河口三角洲和海洋環境,如尼羅河阿斯旺高壩造成地中海沙丁魚漁場消失。此種情況一般發生在大河和特殊海域。泥沙沉降有助于部分重金屬污染物的沉降,改善水質,減少其進入食物鏈的總量。

    七、特殊環境下水體、淹沒植被、淹沒土壤可能帶來水體污染。如熱帶雨林、森林地區,未進行水庫清理的情況下蓄水,造成淹沒物發酵產生大量硫化氫(南美部分水電站),或造成庫區大量漂浮物(西伯利亞部分水電站);在極地寒帶荒原,大淹沒水庫可能造成土壤中原先沉降的汞大量釋放到水體中,經食物鏈富集,影響人類健康(加拿大魁北克地區拉格朗德河流域水電站)。大面積的水庫淹沒可能造成陸地生態系統的破壞。

    八、水庫水位抬高后,水位周期性升降、水對巖土的浸泡可造成滑坡等庫區地質災害(瓦伊昂壩),高壩大庫可能誘發水庫地震(新豐江水電站),巖溶地區水庫抬高可能造成庫岸滲透加劇。

    九、水庫造成庫區地下水水位抬高,可能造成庫區、庫尾部分土地的浸沒、潛育化問題,影響農作物收獲。(如三門峽水電站、華北地區用于城市供水的平原水庫、長江中下游平原大支流的低水頭航電水利樞紐)

    十、水庫造成河流泥沙的沉降,造成庫區淤積、水庫下游河床刷深,在多泥沙河流上表現明顯。水庫淤積可能造成水庫調節庫容萎縮,減少其設計壽命(如三門峽、西北、中亞部分水電、水利工程);可能造成庫區支流攔門沙,造成支流防洪問題(如三門峽水電站);攔門沙有可能分割支流庫容影響水庫運用(如官廳水庫);水庫庫尾泥沙淤積將抬高庫尾洪水位(如三門峽水電站);清水下泄可能造成下游河床展寬、崩岸等問題,也可能影響下游航運(如水口電站)。

    十一、水庫對河流徑流的調節,將影響原有的河流湖泊、沼澤的自然水面變化和徑流過程,可能對濕地的發育造成不利影響,但水庫這一人工湖泊也可能產生新的人工濕地系統。

    十二、干旱地區,大水面水庫將帶來可觀的蒸發量,但水庫可帶來水資源的重新分配,在可以增加可利用水資源的情況下是可行的,反之則是不利的。(如阿斯旺大壩,增加100億蒸發量,但帶來220以上的可利用水資源)

    十三、干旱地區利用水庫進行大規模灌溉、引水,造成下游河流、內陸河尾閭湖泊水鹽異常、湖泊萎縮、地下水為降低,加劇鹽堿化、干旱化。(如科羅拉多河、中亞內陸河)??緦饔蛞贍茉斐上掠魏傭味狹?、河口萎縮。

    十四、極端暴雨、戰爭、事故、地震造成的跨壩風險。

    十五、水庫移民、淹沒社會財富等問題。

    云南水力發電為防洪、灌溉、供水等任務建設的大型水庫,通常兼有發電效益,但也有很多情況,發電效益并不明顯,并不應當把水電歸入為其興利目的,但其對河流生態的影響是類似的。單獨討論水電是不合適的,應當是水利水電工程。
快乐时时b盘 水果老虎机怎么压会赢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pk拾是什么 时时彩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龙虎合规律 黑龙江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小龙人肖6肖选1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软件 重庆时时彩预测技巧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 河内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 亚洲杯女篮决赛录像 澳门21点规则